无标题文档
文化荟萃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荟萃

 

[编者按]作者为南京市白下区侨联主席,现任南京市轻工美术设计研究所主任。陈小夏同志热爱侨联工作,关注归侨利益。近期陈主席回故乡广东省中山市省亲,归来著成此文。文章中追思了已故先人的革命足迹,洋溢着作者浓浓的爱国爱乡之情。


品赏宗祠文化魅力,追思先辈革命足迹


  今年的春节过后,我在广州工作的叔叔因病去世了。我父亲年迈不能远行,我代我父亲去老家参加追悼并追思先辈。初春的江南还是春暖乍寒,而南国的三角洲的最南端---中山一派生机岸然的景象。我的老家是广东省中山市南朗茶东村,与孙中山先生的老家南朗左步村就是一河之隔,只有十几里地。我没去过老家,对那里的山山水水是那么的陌生而亲切。
  在中山,除了近百年开发的沙田区之外,现代化的城市和星罗棋布的村镇充满着南国的气息,现代的文明和古老的村落和族群聚居地,都有彰显族群标记的建筑---祠堂。虽然经历了近几十年的改造,但在有百年历史的乡村,还保留着上百座形式相似,姓氏不同的祠堂建筑,记载着中山的祠堂文化和姓氏源流。
  这些隐存于乡间的祠堂,仿佛银河之星,远在天边,却又近在咫尺。春光明媚的三月,让我们一起踏上寻根之旅,领略历史的荣光与沉淀。
  祠堂,是耕读文化和农耕经济的标志。几千年来,古人以崇拜祖先的形式,积累整理成一套完善的制度和仪式,达到敬宗收族的目的,并由此成为社会稳定的基础。
  祠堂也是全族姓或某一部分成员共同拥有的建筑,从供奉鬼神祖先或者有功德的人,逐步演绎扩展到地方教化,聚众议事,学子修学的场所。随着社会发展,祠堂周边的建筑越来越稠密,而祠堂也因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风吹雨淋而显得风光不再,但是,由祠堂延伸开来的祠堂文化却穿越几个世纪经久不衰。
  中山的祠堂,始建于宋元,盛于明清,延续到民国,整个中山大小宗祠遍布城乡,曾经为数过千。在古代中山,村落是由一个家族或多个族姓逐步繁衍发展而来,一些族姓只要有一百几十人丁以上,就要建祠堂来追祖德、报宗功,敦睦族谊,加强族姓的凝聚力。
  首先,要从建筑的角度去欣赏祠堂。在旧社会,祠堂就是村中最令人炫耀的建筑,而使得族人引以为傲。祠堂内外的建筑构件,雕琢饰物,都有它很深刻的寓意。屋脊的鳌鱼、醒狮是本祠堂族姓的子弟,曾经得过功名的一种炫耀,祠堂内雕琢花饰的图案和吉祥物,都是演绎着建祠堂人的一种追求。比如“竹”叫“竹报平安”,寓意这一族人很多外出谋生;“鹿”是代表俸禄,寓意对做官的一种追求;“石榴”寓意多子多福,“牡丹”寓意荣华富贵。
  其次,要从姓氏文化的角度去欣赏。实际上,祠堂里面的石当也好,旗杆夹也好,狮子也好,它都代表了不同的意思,非常耐人寻味。这些构件都是祠堂文化里面的显性文化,但是祠堂文化里面的隐形文化,更加耐人寻味。
  此外,祠堂礼制的分别,也检视了一个族姓的实力和文化积淀。建祠者不惜花重金邀请名人书写诗文祖训、楹联,或请名师雕琢花鸟鱼虫,与本族姓人有关的历史典故、吉祥图案,如鹿(与官禄谐音)、石榴(多子多福)、牡丹(荣华富贵)、猴(封侯),以及喜鹊登枝、竹报平安等待,以木雕、石雕、砖和灰塑、陶塑这些工艺手段来表现,留给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弥足珍贵的建筑标本和艺术珍宝。
  风景因文化而美丽。地域因人文而闻名。当你了解祠堂文化的时候,就不会觉得这仅仅是一间间陈旧的老建筑。深深感受到祠堂文化的魅力所在。同时也深深地隐现了先辈足迹,折射着历史的光芒。  
  陈家祠堂坐落在南朗茶东村,始建于明代中期,保存较好。是一个由陈氏宗祠、贡三陈公祠、净溪陈公祠连片三座组成一个陈氏宗祠群。
  陈氏宗祠占地面积2500平方米,建筑面积1500平方米,是南朗地区一座规模最大的祠堂。茶东陈氏宗祠座北朝南,规模宏伟,古色古香、精湛绝伦的建筑艺术萦绕于整个茶东陈氏宗祠。硬山式脊顶蜗耳墙虽色暗斑驳,但其造型还依然如故。门口两边花岗岩护栏,雕刻的花卉葫芦和八仙人物浮雕丝纹不损。花岗岩石镂雕台梁的石狮子托花卉祥云栩栩如生,檐廊上方精工手绘的神话人物图像,色彩淡化了,而形象仍清晰可辨;花岗石护栏,门楼台海浪纹饰石雕纹丝不动;高阔厚重的柚木大门无损无缺。
  茶东陈氏宗祠北枕村林,南濒水网田园丰阜湖,遥望湖东端的双龙戏珠,历来被誉为风水宝地。茶东陈氏宗祠坐北朝南、与后建的星仁祖家庙,贡三陈公祠、净溪陈公祠并排,形成一个陈氏宗祠群。在中山范围内,这是独一无二的。
  说到中山南朗茶东村的陈氏宗祠,她不仅仅是历史的积淀和文化的产物,不能不使我深深缅怀先辈们一百年前为“驱除鞑奴”而英勇献身的可歌可泣英雄事迹。走进了被历史尘封的年代,萦绕着父辈在我儿时讲述的在陈家祠堂农民反抗满清腐败政府的斗争中腥风血雨的家史:
  1840年的鸦片战争以后,沉睡在东方的这条巨龙,被西方乃及东方的列强,践踏得遍体鳞伤,已是腾空无力,陷入深沉地无底深渊。人民的痛苦之苦,是不言而喻。而满清皇帝贵族,更是变本加厉的,剥夺与残害人民。使我们的国家与民族沦为双重奴隶。即:帝国主义与满清贵族”的双重奴隶,中国人民灾难深重,并惨遭屠杀,为当世所少有的。由于人民无法忍受,从而出现了太平天国农民革命起义,义和团运动,和三元里“平英团”等。人民抗暴的自发行动,从而敲响了中国人民革命的警钟,拉开了反清反帝序幕。
  在中国南方的边陲珠江三角洲的尖端,有个香山县,(后改为中山县,现称中山市)当今人们都会知到,这是孙中山先生——孙文出生的地方。在中山县的南面近海边,离澳门不远,有个大村庄叫茶园村,分东堡和西堡,我家住在东堡的大村庄。那里住着一户勤朴善良的农民家庭。他们有三个儿子,老大叫“陈忠干”。务农兼做木匠活,老二陈忠蔼在家务农种几亩田,老三陈忠厚有一手细木工手艺。哥俩木匠手艺都很不错,有时,还到澳门去干点散工,和细木工活。由于人口增多各自分家!种着几亩薄田为生。“陈忠干”字(阶光);是我的祖父,他有七儿七女。是个大家庭啦。他虽然能做点木工活,是无法养活这么多的儿女。好在几个大的都能自己出去谋生了。当时;我们那里,跑海外“卖猪仔”找出路的比较多。长子,陈信锦很早就外出到香港读书并学医,懂得一些中西医学!就跑到檀香山为华人群居的地方行医,此后又去美国各地,结识了不少华人。老二;去了美国旧金山经营个小饭馆!老三在香港船厂当学徒,老四;在美国修铁路。老五;则远到“圣地亚哥”!到底是智利,还是古巴的?反正不是美国的圣地亚哥。据说:离二哥,四哥那里很远!而下面全是女孩,老六,老七都太小,同姐姐们留在家里。陈忠霭,只有一个儿子!小名叫“实仔”!参加国民革命军在北伐战争中牺牲了,留下一个寡媳妇很苦,居然活到八十分岁。陈忠厚,有三个儿子!全都去美国,并且都站住脚了。在家乡还盖了大房子!后来;这家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
  陈信锦在家乡一带是较有名气的,人们称他做『DOCTOR陈』,医生有学问的人。他是在香港学医的,不久去了檀香山,此后在不久的将来美国各地和南美洲,主要是华侨华工社群中行医活动。后来回到檀香山结识了孙眉,孙中山的哥哥。后来孙文也来了!他们住在一起,孙文非常敬重他,以后也跟着他学医和行医。从此他们就成了最要好的朋友。以后他们并开始“组建”反满,反帝的“兴中会”他是真正的创始人之一。那时,他的化名叫什么?(我不知道,父亲也没有对我说,只是在近代史书中提到的“陈少白”不知是否就是他。),过去父亲保留着我家不少人的照片。一次他翻出来在指着像片里的人对我说;这些人,都是你的大伯父和他的朋友,他们是在旧金山照的。我仔细看了照片,有十二个人。都是穿著很整齐的西装,还有穿燕尾服大衣的,我的大伯父是坐在中间的。父亲说:他们都是美国“华兴会”的成员送他回国时照的。此后,你大伯父回到“檀香山”,认识了孙文,开始发起创建“兴中会”。(照片中坐着七个人,中间坐的是孙眉和我的大伯父,孙中山是坐在旁边,他是其中最年青的,看来只有十几岁,其它四个人名字他说了我也不知道,都是穿著绅士般的衣服的。父亲说:这些人他们都是“兴中会”最早的倡议人)
  他在香港读书时,就开始宣传革命活动了。他多次在南洋,檀香山,美国,及美洲各地。在华人华工社群中,一面行医,一面宣传“反清革命”做工作。和利用“华侨同乡会”等关系,和类似国内的“三合会”等。那样的乡亲社会群体组织进行反满皇帝,腐败政府,做宣传和准备工作。此后,他们就一起回国开始筹建“兴中会”。
  那时,我的家乡,珠江三角洲一带革命形势蓬勃发展,由于我的大伯父陈信锦在美洲各地深受爱国华人及团体的信任与支持,并竭力捐款援助。他在刚成立的“兴中会”中,负责筹集资金,为起义军提供军械供应工作。由于广州各地革命形势发展很快,“兴中会”的组织很快得以扩大。当时,中国最南方的广东,很多地方都建立有“反满灭清”的组织,革命的形势如火如荼,各种反清,反帝的群众组织,纷纷地成立了起来。从武馆的大刀长矛,发展到持有枪弹的人民武装。
  在我们“东堡”有个很大的大祠堂,可以驻军2000人。那时,人们已经组织起来了,我们离澳门又近,革命形势发展是最快的。大伯父回来后首先就在自己的村庄,开始建立起武装活动了起来。因此,我们茶园村,村里许多男女青年,都参加了义勇军,敢死队。并在珠江三角洲一带,迅速地发展壮大起来,深受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参加的人数也是很多的,在当时来说,造成的声势与影响是很大的。
  自“鸦片战争”以来,世界上帝国主义,一窝蜂地涌进来。门户一个个的被撬开。不断的割地赔款,而满清政府的极端腐败无能。甚至与帝国主义者,勾结串通一气。贪赃枉法屠害人民,激起人们的愤怒与抵抗。尽管,过去多次革命,均遭到无情的镇压和失败,人们还是斗志昂然,前赴后继。为推翻满清政府,决死一战。这时,在广东一些“乡社”中,利用武馆,祠堂,族庙为据点。开展秘密地武装民团活动。他们在武馆中,除了公开的大刀长矛外,并已经配备了枪支弹药和手榴弹了。我们村的大祠堂,已经驻有2000人的“义勇军”和敢死队。时机是一触即发的。
  为了组织及配合这次“革命起义”,把他从美国运来寄存在澳门的,大批军械枪支和弹药,由澳门中转偷渡到我的家乡—茶园村,船只正准备靠岸时事发了,被汉奸卖国贼洋人密探向满清衙门告发了!而陷入清兵的重重埋伏之中。据父亲说:在我们村大祠堂内外打谷场上,经过一场激烈的苦战!终因寡众悬殊,义勇军壮士牺牲惨重,除少数人逃出外,军械全部被缴了全部牺牲啦。我的大伯父陈信锦在夜幕的交战中,闯出了重围,跑到澳门。乘海轮逃回到“檀香山”去了。可是家里就惨了,血染茶园村的一场大屠杀开始了。我家是遭满门抄斩的,大姑二姑三姑是在大祠堂战斗中牺牲,(那时她们只有17,15,和13岁的姑姑!(照片;父亲给我看了,她们头上扎着蝴蝶结,全附武装,大姐手持长枪,两个妹妹胸前挎着四颗手溜弹,非常美丽英武)她们参加了“义勇军”敢死队,是在大祠堂内外,与清兵展开了一场激烈地搏斗。据说:消息走露后“大祠堂”被清兵的重重围住,义勇军,敢死队奋勇反抗,我的大姑姑手持长抢冲在前,带领两个妹妹用手榴弹,视死如归地冲锋杀向敌人。大祠堂内外打谷场上一场大激战,冲杀声,血溅,刀声,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冲向敌人打成一片血海。残酷的清兵和奸细太多,大姑,二姑倒在大祠堂外,三姑拉开了手溜弹,冲向一群敌人同归于尽了。在家中留在的家老和还小的四姑,五姑,和六姑都遭到‘清兵’‘满奸’残酷的杀害了。那时,这样的家史,父亲是从来不肯对我们讲的,只是时有亲戚来时,他们偶尔谈到这些悲哀的故事。(特别是日本占领天津时,满清遗老抬头,那些穿长袍的就叫我“小长毛”[太平军]。“七七事变”后,日本鬼子和汉奸队,强迫老百姓献铜献铁,挨家挨户的搜查。父亲害怕,被搜查出来就没命啦,把家中珍藏的照片,忙在深夜中烧这些“像片”。父亲为了让我能看到这些像片最后一眼,是半夜把我叫起来!看过后按把照片给投进炉火中烧掉了。其中;相片很多是穿西装的,我过去从来没有看到过,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谁,干什么的。其中最引我注意的就是几位姑姑的照片,照片上的三位年青的姑姑,并列地站着。头上结着蝴蝶结,英姿美丽。大姑在中间,持着一只长枪,两个妹妹胸前背着四颗手溜弹的背袋。尽管只是一瞬间是我终身永记的。此外,估计是有保存意义的,多是我大伯父和他那时的朋友的。还有我六伯父陈庆衍(化名叫什么,我不知道。)他在海参威参加了“苏联红军”的照片,和奉共产党国际,回国在上海!1935年,在上海又被蒋介石的匪徒给杀害了。父亲对妈妈说了些什么。当时,我对革命还不懂,只见父亲含着眼泪把这些照片!全都给烧掉了。此后,我没有敢问这件事!(这件事,从这些照片,父亲的悲情上看,这件事在我家,肯定是发生了的。后来我大一些了,听我最小的姑夫许达昌说:你们陈家造皇帝反是属于灭九族的,你的大伯父最早在“檀香山”组织“兴中会”的,是同孙眉一起的。(孙中山的哥哥一起组织“兴中会”的)在我的家乡中,组织的那次反‘满清皇帝’的起义!就是他组织的。因胆敢反皇帝,你家是遭到『灭满门』的。
  而还算侥幸的是,发生这件事时,恰巧此前,祖母带着最小的妹妹和老六老七,三个最小的,被“下栅”的舅母接去回娘家,躲过了这场大灾难。(男孩大的七岁一个五岁和小的妹妹两岁)按大清皇律:这属犯天条,灭九族的大罪的。全村遭受到重大血洗,我家是首当其冲的。小兄弟俩,受大伯父之托,被从澳门来的水手“谭叔”,带到一艏俄国船上,并准备把小哥俩,带到檀香山他大哥陈信锦那里去的。祖母,则带着最小的姑姑,逃到外家去了。(此后,祖母去世了,小姑姑在舅母处给收养了。)小兄弟俩,老六叫陈庆衍(信制)老七叫陈庆彤(信旺)他们在水手“谭叔”的护送下,登上一条俄罗斯的货轮,正准备开往美国。到“檀香山”的大哥那里去的。但是,驶出不久却返航了并一直开到海参威,说回港检修不去美国了。这下子两个小兄弟就惨啦,谭叔是个单身汉,成年漂泊国外,这里又举目无亲。于是;他找到一个广东人,开饭馆的,叫阮叔,也是广东香山县人。并说明情况,请他把两个小兄弟俩给收下来了。
  这段时期,正是中国到处兵慌马乱。虽说,满清小皇帝已经推翻了。陈信锦跟同孙中山,在广东,闹几次起义多失败了。孙逸仙逃到了日本。我的大伯父又回到了檀香山行医。但是,政治影响是很大的。1911年“武昌起义”取得了转折性的重大变革与胜利。而由于中山先生心地善良“软弱”,人民的胜利果实,被窃国大盗—袁世凯轻而易举地夺了去。不久重新登上宝座当上了皇帝。接着又是各路军伐大混战。人民流离失所,又落入痛苦的灾难。孙中山先生病逝后,蒋介石乘国民党内部分争,投机夺了权又一场“新军伐”的大战。中国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那时,我的大伯父陈信锦,从在华侨群体中行医,亲眼看到华工们的艰苦工作爱国思亲,美国革命的启发,回到檀香山[夏威夷]会同孙眉从组建"华兴会""兴中会"到同孙文组建的“国民党”。此后就是内部派系分争激烈。和混入“革命”中的阴谋家,野心家越来越多!都是为“权位”和金钱的,而握着军队的则成为“权钱”大的新军阀。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善心人是干不了的。而真心革命为人民,哪有出息呢?是必然受排挤的。孙中山是这样,袁世凯这个野心勃勃的家伙怎么不拿呢。接着是,各路军伐混战都是为了抢地盘争权夺利,受害的依然是老百姓。打的旗帜都是革命的,人民付出的代价和牺牲太大太惨了。革命,革命,革的都是老百姓的命!他们都是用“革命”做幌子,愚弄老百姓为他去送死的。什么“国民党”的“元老”“中坚”,都是些阴谋家,、野心家,为了“谋权牟利”的施展的场所。借助“革命”口号为他们谋权作阶梯往上爬,坐享“革命渔利”的胜利成果。此后,孙中山先生当上临时大总统,胡汉民,汪精卫,蒋介石之流来施展神通,孙中山请我的大伯父帮他管铁路。实际上是让他到华侨群体中去筹钱,革命中有腐败,这个无底洞谁也填不起。再说,那时袁世凯控制全国的政治和经济,路是没法修的,他没干也没去。孙中山逝世以后,我的大伯父,对袁世凯窃耻盗名看穿了再也不干了。回家乡行医为百姓看病终此一生……
  我的思绪被悲壮的陈家祠堂浴血奋战的先辈们革命精神所感染。这时在我的耳边响起了“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继往开来的领路人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高举旗帜开创未来”的歌曲,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并带领全国人民改革开放开创美好的未来。珠江三角洲在改革开放的大潮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是对在九泉之下的家乡的父老英灵得以慰藉。
  我在回来的路上听家乡的亲友们说,在海外和在国内的陈氏后人纷纷为修缮陈氏宗祠捐款,当地人民政府也准备在茶东村建立爱国主义纪念馆,这是对在一百年前为中国革命而牺牲的英灵最好的祭奠,在人民心里树立一块永不磨灭的历史丰碑。(白下区侨联主席 陈小夏)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作者:    发布时间: 2008-07-17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