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侨史钩沉 当前位置:首页 > 侨史钩沉

 

寻访华侨的故土家园 ----- 鼓浪屿

 

        去福建的人,多半会去厦门,而到了厦门的人,一定会去鼓浪屿。造访鼓浪屿的人,通常从厦门岛乘十分钟的渡轮,在人潮中从轮渡码头登岸,站在修葺一新的广场上,还没缓过神便会有导游上来招揽生意,号称“带你去看老别墅”。
   短促的一天里,鼓浪屿曲折的巷道和起伏的陡坡便能耗尽你的精神,多半游客匆匆入菽庄花园或是登上日光岩,便算是到此一游。如果能到泉州路、安海路一带,便算是段数极高的游侠了。游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很快淡忘了她的名字,记忆化成蔽日的老树、奇巧的别墅、幽静的巷道。这匆匆的脚步,不能全怪过客的浮浅,而是鼓浪屿可诉可说的太多了,岁月却又模糊了视线,冲淡了激情,而那仅存的记忆正在消逝之中……

  海岛以日光岩为中心

   穿行在鼓浪屿,寻访一栋栋老别墅,若不是有着十分的历史感,大抵是无法体会她绝代的风华,而穿越世纪的回眸又有几人能做到?
        第一次鸦片战争的枪炮声中,厦门成为中国最早的五口通商口岸之一,自19世纪中叶起,在厦的外国人便聚居在鼓浪屿。甲午战争后日本人占据台湾,垂涎于鼓浪屿,为了寻求所谓的“国际保护”,1902年鼓浪屿成为中国近代史上唯一的由清廷主动开放的租界,是继上海公共租界后中国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公共租界。在工部局的管理之下,20世纪初的鼓浪屿俨然成为闽南的“绿洲”,吸引了大量福建籍华侨安家落户,繁荣一时。
   游客往往视独自探访鼓浪屿为畏途,因为街巷太过幽深,庭院太过隐僻。其实在心里绘制一幅导向图,鼓浪屿尽在掌握之中。全岛的道路以日光岩为中心,围绕其西北和东南曾有的两大村落“内厝澳”和“岩仔脚”,衍生出各具特色的区域。拜访鼓浪屿,只要辨明地标,任凭道路曲折迷离,百转千回总能修得正果。况且鼓浪屿人对自己的小岛极为自豪,乐于指点迷津,放胆一探鼓浪屿,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日光岩俗称“岩仔山”,别名“晃岩”,相传1641年,郑成功来到晃岩,看到这里的景色胜过日本的日光山,便把"晃"字拆开,称之为“日光岩”。日光岩耸峙于鼓浪屿中部偏南,是由两块巨石一竖一横相倚而立,成为龙头山的顶峰,海拔92.7米,为鼓浪屿最高峰。站在日光岩山门处,看到一块高40多米的巨岩,凌空而立,在那巨岩峭壁上,有1915年许世英题刻的“天风海涛”四字横书;其下还有两行大字题刻,右侧为“鼓浪洞天”,左侧为“鹭江第一”,前者系明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江苏丹阳人丁一中所书,这是日光岩最早的题刻。后者是清道光年间福建长乐人林钅咸所写,两者靠近,字迹相当,林钅咸署名特别大,游人常误为二者皆是林钅咸所题,其实后者比前者晚刻二百多年。登临日光岩顶,令人想起《日光岩铭》:“日光岩,石磊磊,环海梯天成玉垒,上有浩浩之天风,下有泱泱之大海……”。岩顶平台不大,四周环绕栏杆,就象一只升入天空的“吊篮”。凭栏放眼,纵目远眺,厦门岛外大担、二担……诸岛尽收眼帘。俯视摩天大厦,如在脚下,仰观辽阔天空,苍穹浩渺;环顾碧波万顷,海轮航行其中,破浪而去;气势之雄伟,令人心潮激荡,故游人来到日光岩,必登岩顶而后快。

  华侨海外奋斗回乡置业

   鼓浪屿最易寻访的街区便是鹿耳礁,当年福建籍华侨巨贾云集之地,道路曾被命名为福建路、马尼拉路、宿务路、新加坡路。两侧的豪宅多建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诉说着华侨回乡置业的复杂情怀。
   鹿耳礁之游可以从醒目的哥特式天主教堂开始,一墙之隔的是越南华侨黄宗训的“黄荣远堂”,其父黄文华为越南巨贾。黄荣远堂是以黄家公司堂号命名,也是一部词汇与语境都颇为离奇的建筑词典:巴洛克门楼结合八角攒尖顶的门房,正对入口是石栏围起的下沉空间,貌似西洋喷水池,实际上却是个卵石精心铺砌的花园,中间砌了个正方形水池,中央立着个“瘦、透、漏”的假山石。
   主楼是四根罗马式圆柱撑起的宏伟对称建筑;定睛一看,发现二层两侧的平台是一方一圆的不对称;再往上看,三层一侧的平台上又加了个八角亭。除了入口那亦中亦西的花园外,与天主堂相隔之处则有?咕石假山,山中洞穴穿行,山上亭榭平台。这样的拿来主义和百无禁忌,让后人错愕不已,却又兴致盎然。
   与黄荣远堂隔路呼应的是“海天堂构”腾龙飞凤的门楼,这是菲律宾华侨黄秀?的宅邸,也是鼓浪屿上最为炫目的建筑之一。自幼与兄长赴菲律宾谋生的黄秀?,以钱庄起家后,于1899年定居厦门,在鼓浪屿一举收购厦门俱乐部,为自己建了个安乐窝。
   海天堂构由五栋建筑组成,以中楼最为独特,展示了华侨“厌胜”的心理??西洋建筑的胚罩上着个中式的歇山顶,通体飞檐斗拱、垂花雕栏,精雕细刻加上绚丽的色彩,和周围那四栋巴洛克韵味的建筑大不相同,更为奇特的是中楼堂皇的藻井下供奉着观音。这五栋一体的建筑群,并非全是黄秀?的产业,其中两栋是他邀晋江同乡黄念亿所建,名为“仰高别墅”,入口楹联“千顷汪波怀祖德,三迁卜宅识芳邻”,道出了华侨艰辛创业、乡族怜惜互助的心声。
   鹿耳礁路上可圈可点的宅邸很多,不能错过的还有当年的“林氏府”,曾是“清末台湾第一家”板桥林家的宅邸。甲午战争后不愿入日籍的林维源,率族回返厦门,收购了临海而建的英人别墅,称为“大楼”,随后建起“小楼”安置家人。1915年其子林尔嘉在大、小楼之间加建了观景用的“八角楼”,传为法国人设计,线脚精巧别致,装饰着玫瑰和鸽子图案,柔美异常。

   无从寻访的陈年旧事

   玲珑的屋檐和镂空精致的回廊,让人穿越时空去捕捉到那个年代的影子,任凭自己的思绪去想象这里过去极尽奢华的生活。但在台风中倒塌的大楼和业已破败的小楼,还有那荒园石径,都将在“修旧如旧”的保护名下被拆除,在不久的将来以“假古董”的形象出现。好在不远处林鹤年的“怡园”,倒是应了“小桃源”的名号,避开改造的浪潮而留了下来,一个“怡”字解出多少“心怀台湾”的伤感情怀……
   鹿耳礁一带虽缺少自然风光,豪宅密度却是鼓浪屿第一,道路两旁的高墙守护着宅邸,破败却不失华丽的门楼后面,还有着许多无从寻访的故事,隐在满院的狂草蔓藤中。只有在拐进侧巷偏弄时,才能一窥当年的府宅,遥想那摇曳的云裳和浮动的暗香。对于许多华侨来说,鼓浪屿曾是他们的家园,苍然划过时空的是先祖爱恋故土家人的呼唤。那声音已随岁月淡去,缭绕在老迈的别墅和曲婉的巷道中,但它不会因游客的到来而改变,只会随着时光的流逝变得更加苍老。而拍打着鼓浪屿的海浪仍还在日以继夜地唱着“鼓浪屿四周海茫茫,海水鼓起波浪……”(市侨联组宣处)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作者:    发布时间: 2008-05-07

无标题文档